请你吃棉花糖好不好

今晚去老师家写书法,开着窗户,听风也萧萧,窗外一树深绿也萧萧。两个老太太散步经过,用粤语讨论着这种季节煲什么汤养生。写书法本心须静,却莫名觉得小楷与雪梨炖汤的搭配也未尝不可。回家时被师母留住,喝了一碗莲子羹。出门后又遇到那两个老太太,话题已从煲汤转移到明天去喝早茶。像个庸俗的巧合,一片秋叶在我身边落下,口腔里还残存着莲子羹的清甜,恰逢几声鸟鸣,忽然觉得这柴米油盐的人间烟火莫名 奇妙。

在听v叔读的小王子

幸福得一塌糊涂 冒着泡泡 咕嘟咕嘟。

所以是不是可以有个乱七八糟的比喻。

我像在奶锅里小火煮着的蓝莓果酱,向外冒着每一个雀跃的泡泡,消失在阳光里,空气也变得香甜稠密。

我想送你一颗月亮。

是江月年年只相似的月亮,是今夜月明人尽望的月亮,是任他明月下西楼的月亮,是水月霜花梦半生的月亮,是明月不谙离恨苦的月亮,是吾心自有光明月的月亮,是愿逐月华流照君的月亮。

是你的月亮。也是我的月亮。更是天涯共此时的月亮。

一条关于LoTR ALVO的集合。

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。

――王小波《万寿寺》

小岛虽然在热带,但气候并不闷热,总有轻轻柔柔的风四处流动,傍晚更是如此,随着天色渐渐暗沉的是微凉的气温。脚下踩着细幼的沙子,脚背被海浪轻缓冲刷。

这暮色温温柔柔。

美本身即是创造者丰茂的果实,长成了一团纠结;而怪异和恐怖也同样绽放在那自由的成长之中,在那时间的条件里,处处皆有的繁复乱七八糟并纠缠。

这个,就是世界奢华的景观,呈现了出来,活泼泼地呈现了出来,其如其分地呈现了出来,压缩起来、摇挤在一起、满溢出来。

――安妮·迪拉德《听客溪的朝圣》

夏天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
也许是从风中捎带了那么几缕若有若无的热意的时候,中原中也散下的发丝总是被吹乱,几缕一撮地随着他的动作而轻微扫着他的脸,也怪痒的。他自己倒是不太在意,也就是偶尔甩甩头,暂时归位的发丝不久又滑落下来。

同桌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不时的小动作,中原中也那双总让人想到蓝天碧海与蔚风的眼眸,时常对着他太宰治张牙舞爪的脸庞,堪堪被橙色碎发遮去不少。平日里与中原中也的身高差,让他有多少次想伸出手去揉一下那满头的橙发,即使最后已被中也向着他腹部一个肘击过去。但现在,他只觉得中也的橙发也像中也一样,在窗外阳光洒进教室时对着他露出嘲笑神情,太宰治从未漏看那藏在轻蔑里的飞扬。

得。您...

改张表情包
我永远喜欢麦雷.jpg
(基友说改成:抱歉 ,有权是真的能为所欲为的  更合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1 / 3

© 云朵猎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